欢迎来到 - 江门心情网 !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语录大全 > 经典短句 >

综艺节目中能否随意“致敬经典”

时间:2019-08-01 03:29 点击:
编者按2月15日,浙江卫视播出的综艺节目《王牌对王牌》中对央视春晚经典节目《千手观音》进行了再演绎,随后,舞蹈《千手观音》权利人发表声明称浙江卫视侵犯其

原标题:综艺节目中能否随意“致敬经典”

编者按 2月15日,浙江卫视播出的综艺节目《王牌对王牌》中对央视春晚经典节目《千手观音》进行了再演绎,随后,舞蹈《千手观音》权利人发表声明称浙江卫视侵犯其着作权。一时间,舞蹈作品版权保护问题成了网友讨论的话题。近些年,随着综艺节目日渐火爆,节目中对舞蹈、歌曲的改编和演绎涉嫌侵权现象频现。本期《版权监管周刊》约请专家对舞蹈作品涉及的相关着作权问题进行详析,供读者参考。

2月15日,在浙江卫视播出的综艺节目《王牌对王牌》中,演员关晓彤与心灵之声残疾人艺术团一起再现了春晚经典节目《千手观音》。节目首播一小时后,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官方微博就此事发表侵权声明,声明中提到,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拥有《千手观音》的版权,心灵之声残疾人艺术团表演的《千手观音》未经着作权人授权许可。笔者注意到,央视播出的舞蹈《千手观音》编导为张继钢,而浙江卫视首播的节目字幕中标注的是茅迪芳。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在声明中表示,他们将保留进一步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2月16日,《王牌对王牌》节目组通过社交媒体发表了《关於舞蹈节目的情况说明》并进行了致歉。

舞蹈《千手观音》,为什麽会有这麽多纠葛?因为此事,舞蹈作品着作权保护问题再一次引起了社会公众的关注,与《千手观音》相关的多起陈年旧案也被重新提起。在版权界,关於舞蹈作品独创性和舞蹈作品侵权认定等问题也引发了讨论。笔者从《千手观音》舞蹈涉嫌侵权事件出发,结合司法实践中舞蹈作品着作权侵权纠纷案例,谈谈舞蹈作品的版权相关问题。

大众对“致敬经典”认识存在误区

笔者认为,现在社会大众对“致敬经典”的认识存在误区。浙江卫视播出的综艺节目中表演的《千手观音》被指侵权,引起了部分网友的不满,他们认为“致敬经典”没有错,如果所有的致敬都被投诉侵权的话,那麽以后的经典只能停留在记忆中。但是,这种说法背后的一些概念需要厘清。一方面,“致敬”一词并非法律术语,“致敬”可以是改编或单纯的表演,也可以是借鉴和学习。另一方面,并非所有改编或表演经典作品的行为都构成侵权,是否侵权,还要看经典作品是否在着作权保护期限内。正如翻拍四大名着的影视作品无数,从未被指侵权,但擅自翻拍《射雕英雄传》就不被允许。

从后续事态的发展来看,基本可以确定《王牌对王牌》的节目组织者事先并未取得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许可,也未支付报酬。我国《着作权法》第三十七条规定:“演出组织者组织演出,由该组织者取得着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据此,演出组织者的组织表演行为与被表演作品的着作权人具有直接的利害关系。事件中,演员关晓彤和心灵之声残疾人艺术团虽在《王牌对王牌》节目中表演了张继钢版《千手观音》,但就该表演行为征得着作权人许可的责任在於演出的组织者,而非表演者。故关晓彤和心灵之声残疾人艺术团无需为此承担侵权责任。

在不考虑制播分离的情况下,浙江卫视既是《王牌对王牌》节目的组织者,又是播放节目的广播电视台,确定其责任时需要考虑其具有的双重身份。

我国《着作权法》第四十三条对广播电台、电视台的法定许可做了特别规定,即“广播电台、电视台播放他人未发表的作品,应当取得着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广播电台、电视台播放他人已发表的作品,可以不经着作权人许可,但应当支付报酬。”张继钢版《千手观音》无疑属於已经发表的作品,那麽,浙江卫视组织关晓彤和心灵之声残疾人艺术团在电视节目中表演《千手观音》舞蹈,是否属於播放舞蹈作品呢?要想回答这个问题,就要理解什麽是舞蹈作品。我国《着作权法》所指的舞蹈作品是通过人体连续的动作、姿势、表情等表现思想、情感的作品。华东政法大学王迁教授认为,“舞蹈作品不是指舞台上的表演,而是指被表演的舞蹈动作的设计。对舞蹈动作的设计一般是以文字描述、动作标记、绘图示意或录制下的舞蹈画面加以体现的。”据此,不考虑关晓彤等表演《千手观音》是否涉及改编问题,仅从表演角度来分析,浙江卫视组织表演的行为可以认定为播放《千手观音》舞蹈作品。

当然,“播放”能否完全涵盖表演行为还有待进一步讨论。同时,仅就浙江卫视的双重身份可能导致《着作权法》第三十七条和第四十三条的适用冲突视角讨论,在此情况下,特别条款优於一般条款,应当适用第四十三条的规定,即浙江卫视作为广播电视台可以不经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许可,在该电视台《王牌对王牌》节目中让关晓彤等人表演《千手观音》并播放,但必须向着作权人支付报酬。

不过,如果浙江卫视在张继钢版《千手观音》的基础上进行了二次创作,就涉及改编问题,不再适用《着作权法》第四十三条的规定,而需要事先获得着作权人的许可。判断是否通过改编行为创作出新的舞蹈作品,取决於是否具有独创性,笔者将从思想与表达二分法角度谈谈舞蹈作品的独创性问题。

判断舞蹈作品独创性是关键

独创性是《着作权法》保护的作品的重要属性,认定舞蹈是否受《着作权法》的保护以及判断其是否构成《着作权法》意义上的侵权都需要从独创性入手。独创性是既可以从无到有,也可以是在他人智力成果上的再创作,如果这个再创作作品具有区别於原作品的实质性特点,就可以认为已经构成了新的作品。在认定作品的独创性时,要遵循思想与表达二分法原则,即着作权仅保护表达,不保护思想。作品中体现的思想可以通过不同的表达方式来体现,针对同一思想的不同表达方式形成的作品,着作权可以由不同的作者独立享有。例如表达“千手观音”这一主题的舞蹈作品就出现了张继钢版、高金荣版和茅迪芳版等多个版本并存的局面。“千手观音”的造型来源於佛教“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的形象,张继钢、高金荣和茅迪芳3人各自在此基础上进行再创作,各自对创作的舞蹈作品享有着作权。3部作品的创意和艺术构思均将“千手观音”这一静态雕塑和壁画人物变成动态的鲜活形象,这属於思想层面,在舞蹈作品中往往是无形的。但是,最终所呈现的连续性舞蹈动作、肢体效果、队形变化、站位造型、姿势及与舞蹈节奏相配合的面部表情等都会存在差异,这就是3部舞蹈作品的不同表达。虽然3部舞蹈作品的创作时间有先后之分,但创作作品不可能完全脱离前人已有的成果,每一个作者都会不自觉受到他人的启发。因此,《着作权法》允许人们自由使用他人作品中所蕴含的思想,创作出在表达上完全具有独创性的作品,这是由《着作权法》鼓励创作的目的决定的。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